第一章 ‘正确’的名义 (7500)

阴天神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北海天然食品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网 www.zhenyubj.com,最快更新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

    【多元宇宙中的强者,绝大部分是‘自私’的吗?】

    无限的灵气,携裹着可以包容无数种文明体系和超凡力量的大道,充斥着整个封印多元宇宙,进而孕育无数的文明与种族,而这些文明与种族,几乎全员或多或少,都踏上了超凡之路。

    也正因为如此,在这个封印多元宇宙中,智慧生命自诞生以来,就被超凡力量天然地划分成了两个阶级。

    【强者】与【弱者】。

    强者与弱者,永远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但是从宏观角度上来讲,强者毫无疑问就是拥有超凡力量,拥有科技,技巧与智慧的那么一群人——祂们的存在本身就超越了无数弱者的集合,哪怕是一整个文明也未必能与其比拟,而强者对弱者具备绝对性的压制。

    换个简单的说法

    ——弱者是永远无法抗衡强者的。

    哪怕是一群弱者,通过集体汇聚,制造出了人造神祇,以科技制造出了强大的巨舰亦或是机器人,乃至于拔升了整个文明个体的力量,使得自己得以与强者抗衡……但那时候,祂们也就成为强者了。

    无论之前,祂们作为弱者被压迫的多么悲惨,但当祂们可以对抗强者时,祂们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强者。

    弱者,是相对且永恒的。

    而这个多元宇宙中的弱者们,总是会有这样的疑问。

    ——强者们,绝大部分是‘自私’的吗?

    这是一个很难很难回答的问题,

    的确,诸多世界中,欺压弱者,榨取资源,吞噬文明,星球乃至于世界以足己身的强者,当真是数不胜数,祂们为了自己的存在,为了自己的欲望,为了自己的野心和‘梦想’,会毫无怜悯,肆无忌惮地夺取一切可以夺取的资源。

    那些以信仰之名,压迫文明,榨取源力的神祇;那些以先祖之名,掌控血脉,以一族成一身的祖兽;那些一朝飞升,便抽干天地,以一界之力横渡虚空前往他界,重复这无限循环的仙神……

    太多太多,无论是吞噬天地的不死之兽,亦或是寄宿于人心之间,以众生心念和因果为食的天魔,甚至干脆就是根基于万物魂魄,必须要以无数灵魂才能诞生的恶魔魔鬼与诸邪魔古魔,祂们全部都是必须要令万物众生痛苦,压迫除己之外的所有生命才能令自己成就的‘强者’。

    祂们的数量无穷无尽,可以被称之为无限。

    那就是多元宇宙中,名为‘自私者’的数量。

    但,反过来说,事情也没有那么绝对。

    多元宇宙中,也有那么一部分强者,是无私的。

    祂们是传下道统,渴望人皆成为君子至人,得到大道解脱的圣人,道祖与佛陀;祂们是扩散自己的传承,将追逐真理之路铸就,创造诸多全新世界,引领并守护众生前进的贤者,创主与真神……祂们有许多名字,就如同‘自私者’有无限个名字那样,‘无私者’亦有无限个名字。

    祂们的数量,是自私的强者的不知道多少分之一。

    但是,无私的强者,数量依然也是无限。

    ——很奇妙,不是吗?

    一旦涉及到无限,一切的逻辑,一切的因果,一切常识的判断和本能,似乎都完全地失效了。

    但这就是无限的意义。

    这就是,无论是自私还是无私,所有的强者,弱者,所有的存在,都会追逐那名为‘无限’之光辉的缘由。

    自私者,渴望着将无限都归于自己,因为自己就是无限,所以是全也是一,是独一无二绝对的神祇与至高,是只能看见自己,也因此看见了整个多元宇宙真理,乃是唯我,唯真,唯纯的绝对之神。

    无私者,渴望着将无限分享出去,因为自己就是无限,所以是一也是全,无限的力量与大道,无限的信念与传承即便是无限次分享,仍然是无限,最终将覆盖整个多元宇宙,乃是永恒传递,且无限扩散的道路与存在。

    强者将弱者吞噬,变成自己的一部分——绝对的存在,渴望着无限与永恒。

    强者将力量扩散,将弱者也变成强者——永恒与无限的出在,也凝视着绝对。

    祂们的纷争,将会贯穿整个多元宇宙的历史,并直抵这个多元宇宙的终局。

    ——封印多元宇宙·科博纳斯世界——

    灰烬,沙尘,与澎湃不休,自虚空而涌入世界内侧的虹光风暴,构成了这碎裂宇宙中,几乎零散位面岛的风景。

    在久远的过去,这里是曾经是一个伟大的多元宇宙文明的母宇宙。在这里,强大的巫师统治着万事万物,祂们的力量直抵世界的本源,可以轻而易举地掌控真理为己用,九位巫神的力量倘若合力,甚至可以暂时改变整个宇宙的真理之光。

    这是已经几近于合道的力量,祂们的文明足以扩散至虚空中的其他世界,征服亦或是教化那无尽星空中的诸多世界宇宙和其中的无尽种族。

    巫师们踌躇满志,祂们将要选择出自己的道路,在面对其他宇宙的竞争者时,祂们将会决定自己将踏上‘自私’亦或是‘无私’的道路。

    但,祂们并没有选择的机会。

    科博纳斯世界的巫师文明毁灭了——毁灭于更加强大的强者,两位合道强者战斗的余波。

    依照本地世界的时间轴来说,那是一亿九千万年前的事情,两位不知名,呈现巨兽之影的合道强者在虚空中互相搏杀,祂们一路破碎虚空与世界,肢体互相碰撞造成的可怖震荡就创造出了千千万万微小的世界和位面,而祂们互相施展的绝技和杀招更是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哪怕是一丝余波也可以汲取虚空中的无尽灵气,自我壮大成长,甚至成为一种奇异的‘神通生命’。

    科博纳斯世界,巫师文明恰好就位于这两头合道巨兽战斗的轨迹上,不管祂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个孕育有兴盛文明的大宇宙就被祂们的神力碾过,两股合道神力纠缠着交织贯穿了这个宇宙的核心,将巫师文明祭祀了漫长时间,才逐渐培养出的‘宇宙泛意志’彻底抹杀摧毁,甚至顺手炼化成了用于临时战斗的大道傀儡。

    将整个科博纳斯宇宙打的近乎四分五裂后,这两头合道巨兽就离开了这方世界群落,而被炼化为大道傀儡,还被打的溃散的宇宙泛意志自然也因此而彻底损毁,它的哀嚎在逐渐降临的破灭虹光中覆盖了科博纳斯宇宙的所有世界裂缝,并在九位巫王燃烧自己生命和灵魂的催动下,甚至覆盖了整个宇宙。

    足以崩坏所有地水火风元素的彩虹在阻止虚空力量入侵宇宙内部,摧毁宇宙内万物的同时,也将宇宙中的万物众生都封锁在一个彻底破碎的宇宙中——这是巫师文明培养出的宇宙泛意志和九位强者,对自己的造物主以及自己的子民,最后的‘爱’。

    直至如今。

    科博纳斯宇宙,一处破碎位面岛上,一位有着尖细长耳,看似精灵,却满面皱纹和胡须的苍老巫师正站在自己的巫师高塔顶端,俯瞰着自己的‘领地’。

    他的手中紧握着一根木质的法杖,上面有着麦穗的纹路,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两颗淡绿色的眼球正在微微转动,凝望眼前的麦田。

    蒙真理庇护,阿方索岛迎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丰收,炼金麦穗在虹光的照耀下不仅没有变异出具备毁灭性魔力的植物异兽,反而涌现出了不少有着稳定传承的丰收麦种。

    如此一来,阿方索岛不仅仅是这次可以丰收,可以预见的未来,他们都将丰收,而生活在阿方索岛上的数百万巫灵族人,也将可以吃饱穿暖,再也不用过那缺衣少食,麦饼参土的日子。

    但是,一切都没有这么简单。

    “丰收……也是灾祸的根源。”

    长叹一口气,庇护者阿方索岛的大巫师,继承了阿方索之名的阿方索七十四世眼神复杂地凝视着那些代表未来与希望的麦穗,祂苍老的脸庞上满是忧虑:“其他位面岛上的巫灵,也应该感知到了我们的丰收……他们可没有我们这样的好运气,今年估计还是欠收,需要外出征伐抢掠,才能得到足够的口粮。”

    “这一次,是我们阿方索岛成为目标。”

    自从科博纳斯宇宙破碎,无限时空崩碎为诸多有限的位面岛,在虹光中飘荡后,从那场灭世大灾中幸存的巫灵族就尽可能地以上纪元文明残留的各种知识和超凡技巧,在这个苦难的宇宙中挣扎求生。

    虹光,是四大元素混杂着宇宙泛意志神力,与那两头合道巨兽神力互相交错摩擦,诞生而出的奇异光辉,沐浴在虹光之下,所有生命都会快速成长,也会快速变异。

    成长和异变,这大概就是那两头合道巨兽掌握的权柄,而即便是有宇宙意志残留的力量压制,这力量也足以将麦穗变成杀人的活化植物异兽,将一个温和的普通人变成狂暴嗜血的血肉憎恶——虹光就是如此恐怖,但是倘若不沐浴虹光,位面岛也不可能有任何收获,不会有任何食物和资源。

    残存的强者,带领弱小的民众生活在位面岛的内侧,避开虹光的照耀,但是为了食物和修行的灵植等资源,祂们必须冒着风险,在岛屿表面种植诸多灵植,然后不停地歼灭那些可怖的植物异形,并收集其中可能出现的正常灵植,培养下一代修行,保护自己的家乡。

    人口是最大的资源,没有足够的人口,哪怕是先进的技术也会衰退,而食物是支持人口增长最高的元要素,

    同样,食物也是诸多位面岛中,最为稀缺的资源。

    老巫师很清楚,几乎所有位面岛都不可能年年都有固定的收成,有些会丰收,有些就会欠收,哪怕是有稳定的抗异变种子,也最多支持几代,然后就会再次发生全新的异变。

    所以,缺少食物的位面岛,为了维持自己的人口,亦或是说,以合理的手段消耗掉自己多余的人口,就一定会展开对其他位面岛的入侵和抢掠。

    轰轰!

    虹光海中,有宛如雷鸣一般的声音响起,老巫师很清楚,那正是其他位面岛运转,朝着自己的岛屿高速前进而出现的声音,这时空碎片挪动的雷鸣仿佛沉闷的打鼓,每一声都仿佛敲击在祂的心上。

    战斗不可避免,那些意图抢夺种子和粮食的‘同族’可不会有什么怜悯……哪怕是统治那个位面岛的巫师也很清楚,祂们只有合作才是最好的抵抗灾难的方法,只有所有岛屿一同统一管理所有食物的分配,丰收的帮助没有丰收的,才能让更多的人活下来,孕育出更多的巫师,逐步重现昔日的巫师文明。

    但谁又敢于和其他可能怀有恶意的集体合作呢?

    谁又会冒着自己岛屿中的居民饿死的分享,在自己丰收的时候支援粮食给其他岛屿呢?

    要知道,只要突破‘大巫祭’之境,强者就可以尝试突虹光最脆弱的屏障,抵达多元宇宙虚空,离开这个宇宙,获得属于不朽者的自由,而不再被这个即将毁灭的宇宙束缚。

    的确有人走了,带着几个位面岛的资源和能量,吞噬一切突破境界,离开了这个宇宙。

    可是,所有位面岛的掌控者,祂们却选择留了下来。

    哪怕祂们要面对的,就是注定和其他‘留下者’进行战斗的现实。

    “……准备战斗!”

    即便是再怎么不想无意义地消耗岛内本就不多的巫师,即便是再怎么不想让巫师文明最后残留的血裔消耗在这样无聊的内斗和抢掠上,但老巫师仍然只能这么下令。

    ——因为虹光风暴的存在,所有位面岛屿之间都无法互相交流,而等到可以交流的时候,对方已经登上岛屿,那时候还想要理智沟通交互,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面对踏上家乡的侵略者,他们所能做的,只有战斗!

    随着老巫师的一声令下,位面岛中,登时便闪现出诸多身披灰色,白色长袍的巫灵。

    他们都是老巫师的弟子,都是巫师,这个位面岛真正的中枢,用于抵抗其他位面岛劫掠和入侵的‘强者’。

    他们都是自私的——正如同这次被劫掠,昔日他们也不止一次地劫掠其他岛屿,将其他巫灵赖以养育幼儿的口粮从婴孩口中夺走。

    他们都是无私的——正如同这次被劫掠,他们毫无迟疑地挺身而出,保护自己身后那些毫无力量,身为‘弱者’的亲人族人,即便结局是注定的死亡。

    磅礴的巫力在岛屿之上凝聚,即便是虹光都被扭曲,最终在老巫灵的高塔顶端,凝结为一颗宛如深绿色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多面体巫力水晶,其中澎湃着不可思议的生命源能,可以在掌控者的一念下化作任意一种巫术,惩戒敌人,增强己方。

    老巫师举起自己手中的木杖,沉默地操控这一股庞大的力量,他只是一位普通的农业巫师,在过去巅峰巫师文明时期,不过是区区一农民罢了,如今却是整个位面岛最强大的存在,要肩负起守护与战斗的职责。

    祂戒备地看向雷声传来的方向,等待着又一次其他位面岛的入侵开始。

    祂熟悉无比,因为这一幕出现过无数次,未来也将无数次重复——老者甚至都可以想象出接下来的场景,一座位面岛就像是发疯的公牛一般撞击在自己的岛屿上,然后汹涌而出的饥饿巫师与普通战士,将会宛如蚂蚁一般啃噬他们所有的粮食和资源。

    如若不想一无所有,他们就必须战斗,杀死那些同样饥饿,同样没有未来的同胞。

    ——这样是错的!

    老巫师知道这一点,祂的目光幽邃,仿佛能看穿虹光,与那位主持者入侵的巫师对视。

    祂们都知道,这样的战斗和厮杀,抢夺与被抢夺是错的……但是自己的子民,那些仅仅是想要活下来,吃饱饭的普通人,那些弱者,却又令祂们这些还不够强的‘强者’,不得不作出一次又一次错误的选择。

    这样的轮回……当真令人恶心!

    雷声越来越近了。

    撞击和撞击之后的战斗也越来越近。

    老巫师屏住呼吸,祂开始喃喃自语,默念那巨大轰鸣响彻诸岛的时间。

    “十,九,八,七,六……”

    但是,还未等老巫师数完。

    突然地,苍穹之上,传来一阵阵响彻整个宇宙的雷鸣!

    轰——

    轰轰轰轰轰!!!!!

    就在这狂暴无比的雷鸣中,那闪烁着五颜六色诡异虹光,泼洒着无穷无尽成长和异变之力的虹光,就像是接触不良的台灯一般,在几次盛大的哀鸣与闪烁中,就彻底熄灭了。

    “发生了什么?!”

    这过于不可思议的异变,登时令所有位面岛上的巫师和智慧生物都睁大眼睛,惊愕无比地看向头顶:“为什么,为什么虹光会消失?!”

    老巫师难以置信地仰视着高天,虽然说,祂无数次地诅咒过这虹光,诅咒这一次又一次令麦穗异变,生出植物异形的光辉,不止一次地希望这虹光彻底消失——但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祂却比谁都清楚,没有那蕴含着成长之力的虹光,这个早已步入死亡的宇宙,将会彻底失去一切生机。

    诅咒与祝福一体两面,虹光既是摧毁这宇宙的合道巨兽力量的虬结,也是宇宙意志残留的最后希望。

    它的消散,意味着未来不再会有草木开花结果,不再会有新的生命诞生,这宛如灰烬一般散发着余热的巫师文明,将会彻底熄灭,不留半点温度。

    在这绝对的黑暗中,科博纳斯宇宙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寂静,即便是原本预计要去劫掠粮食的位面岛也都因此停下步伐。

    所有人都呆呆地注视着漆黑一片的深邃苍穹,然后,因为寒冷和绝望,战栗地哭泣。

    ——一亿九千万年后,迟到的最终末日将要降临了,因九位巫王和宇宙意志苟延残喘至今的巫师文明,也将要迎来覆灭的结局。

    而这绝望,却仅仅持续了十几秒。

    十几秒后,在漆黑的寂静和绝望中,一道煌煌炽热,宛如太一之星横置于空,普照宇宙万物的光辉,就这样浮现在宇宙的外侧。

    然后,便是一只庞大到匪夷所思,足以遮住宇宙天穹的巨大凤凰羽翼,扫过科博纳斯宇宙表层的诸多裂缝……然后,

    以合道强者的权柄,命令这些古老的伤口‘愈合’!

    就像是奇迹。

    在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中,所有科博纳斯宇宙中,那些残存的位面岛,那些苟延残喘幸存下来的智慧生命,都见证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

    那就是宇宙的复原,以及再一次地创造!

    太一凤凰的神力,与玄仞道人的仙种,联手碾碎了两亿年前合道巨兽残留在宇宙外侧,阻碍宇宙自我修复的破灭之力,并且凭借‘烛昼天’支持的,属于‘原初烛昼’这一无限力源头提供的‘无限之力’,轻而易举地就将一整个大宇宙修复!

    登时,时空开始交织延续,世界开始衍生,一面又一面晶壁系开始生成,将诸多以位面岛为核心孕育的主物质位面包裹隔离,构成了一整个晶壁系大宇宙。

    那正是科博纳尔宇宙,巫师文明故乡最初的模样。

    “神……真理啊!”

    老巫师几近于茫然地注视着这一切,而等到祂反应过来时,一切都已经恢复完全,虹光消散,正常的太阳悬挂于空,主物质位面丰饶无比的土地就在祂的脚下,而祂那些饱经磨难的族人站立在坚固的大地之上,困惑地环视着周围的世界。

    这些早已沉浸在绝望中太久太久的生命,畏惧地抬起手,遮挡在眼前,企图挡住太阳璀璨而热烈的光辉,能够看见,他们苍白而脆弱的皮肤根本不堪接受这炽热阳光的拥抱,过于活跃的能量令他们的血肉都开始变得透明。

    但是,即便如此,即便感觉痛苦的就像是被火焰灼烧,老巫师,祂的弟子,祂的子民,也都能体会到那阳炎中满溢,且没有任何异变之力的生命力。

    他们,都能感知到,那是充满希望与未来的光辉。

    放下手,苍老的巫师甚至松开了自己紧握的手杖,这位满面皱纹的巫灵流着眼泪,仰面对着太阳张卡双臂。

    风卷动祂的衣袍,老巫灵浅绿色的眼眸带着几近于悲哀的渴望,仰视高天之上。

    无数颗眼眸凝视着光辉。

    早已绝望的沉沦者们,在死寂的世界中苦苦等待着最终的判决,千万年过去了,一亿年过去了,曾经被自私的强者们夺去所有希望的众生,在巫王们和世界意志燃尽一切的守护中,终于等到这光辉的降临。

    那是无数无私者一次又一次地牺牲,一次又一次地守护,才保留至今的火种,这在灰烬中传承的火焰,便是‘奇迹’的光辉!

    而这一次,点燃奇迹的,乃是名为‘革新’的力量。

    无限的力量。

    ——将视野拉升。

    在那正在祈祷,感谢那修复宇宙的巨大凤凰羽翼和巨神虚影的巫灵一族上方,在逐渐修复完全的科博纳尔宇宙之外。

    一尊庞大无比的合道凤凰,与一尊巍峨庄严的合道道人,正满意地对着自己修复完全的宇宙点头,祂们交谈了一会,然后叹息着起身出发,前往另一个受创严重的宇宙旁继续自己的‘劳动改造’。

    ——视野再次拉升。

    除却这两尊合道强者外,还有更多更多,数以几十上百计的合道强者,正以一个璀璨的就像是太阳般,照彻了周边诸多世界群的宇宙为中央,修复着这光辉笼罩范围内,所有受损的世界和宇宙。

    那个世界中,溢出无限的力量,支援这些强者无限地修复诸多宇宙时空。

    ——视野再次拉升。

    这璀璨无比,名为‘烛昼天’的宇宙释放的光辉,以那些合道强者为扩散节点,隐约凝聚成了一座镇压诸多世界群,横压多元宇宙结构的庞然高塔——这高塔横贯九天,直抵九幽之地,十几个世界群都被它笼罩,而在这巨塔笼罩的世界群中,哪怕是没有合道强者修复,那些受损的宇宙,那些正在陷入衰亡的世界,全部都停止了自灭的倒计时。

    甚至,开始逆转,开始逐渐地自我修复,自我复原!

    ——视野再次拉升。

    这光辉,巨塔,以及诸多被影响的世界群,正在一股不可思议,只能用无限来形容的浩荡伟力下运动着,这伟力扩散着属于自己的大道,释放属于自己的无限,将一切濒临终结,虚无,破灭和寂亡的天地,位面,世界,宇宙全部都守护,全部都赠予祝福。

    而所有意图破坏宇宙,压迫众生,灭绝诸多生命和种族的恶者,都被这力量压制,阻拦,提醒祂们,倘若祂们真的出手,那么祝福也可化作酷烈的审判。

    ——视野再次拉升。

    朦胧地,以无穷世界群光晕为勾勒形象的线条,一位沉默的青年闭着双眸,手持镇世高塔,烛昼天为高塔顶端的明耀的星辰。

    他就是这无限的世界,也只是一种朦胧的趋势,他是名为革新与烛昼的洪流,也是名为苏昼的个体。

    ——他是一股力量。

    ——始终蛰伏,永恒流转。

    ——令哭泣者露出笑颜,亦令幸福者不得满足。

    ——其名为【原初烛昼】,亦是【革新】的原体。

    其光辉无限,其意志永恒。

    “这就是我的正确。”

    无限之赐福者的福音,无限之审判者的呵斥,正在响彻整个多元宇宙:“意欲阻挡革新之道,遮蔽烛昼之光者,尽管来到我的道路前方吧,无论你是正确,亦或是错误,乃至于纯粹的腐朽与怪物。”

    “我都将碾碎你们徒劳的抵抗,并以尔等的大道为基石,来证明。”

    “证明,我比你们更正确。”

    ——视野最后一次拉升。

    封印多元宇宙,广阔无垠,无穷无尽的虚空世界海中,出现了一股全新且汹涌鼓荡的洋流。

    诸多洋流都睁开眼瞳,怀揣着好奇,欣赏,赞叹,戒备,猜忌,憎恨与嫉妒,‘看向’这崭新的变动,聆听他那响彻多元宇宙的宣告。

    而‘无私之洪流’澎湃着,他无视那些猜忌和戒备的目光,仅仅只是一步一步,改变自己,也改变整个多元宇宙的样貌。

    他推动‘革新纪元’的初始,拉开‘洪流之战’的序幕。

    最后的最初,最初的最后。

    终章的第一幕,于此刻敲响。

    以。

    ‘正确’的名义。